当前位置 主页 > 开奖直播 >

人间丨经历过落榜、辍学 他们选择了做“Tony老师”

2021-09-27 15:36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夜幕降临,当中心商圈迎来晚高峰,白天稍显落寞的泉城路,瞬间沸腾起来。

  济南世茂一楼的广场上,年轻的歌者怀抱吉他,一曲接一曲地唱着,有低吟的民谣,也有撕心裂肺的情歌,驻足围观的路人围了一圈又一圈。斜对面的宽厚里巷口,游人如织。十几个玩滑板的少年,加速滑行,腾空翻起,旁若无人地呼啸而过。

  繁华之下的喧嚣与热闹,和世茂三楼美发店里正在忙碌的年轻人似乎毫无关系。

  美发店叫YueHair,位于整个商场的中心区域,紧靠扶手电梯右侧。店门口前台,19岁女孩欣欣忙碌着接待顾客。17岁男孩叶秋,正给一个比他年纪还小的小妹妹洗头发。21岁的宇辰,8月初才从朝山街一家美发店离职,来到这儿还不到半个月。

  再过半个月,对于大多数十七八岁的学生来说,即将迈入大学校门,开启崭新的校园生活。

  而他们三个,经历过高考落榜、中途辍学,兜兜转转最终闯入了美发这一行。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被网络调侃的“Tony老师”猝不及防地走红了,成了理发师的代名词。

  2020年,高考成绩出来后,欣欣考得很不理想。本科根本没戏,专科又不想读,一心想成为空姐的她,就想着要不然退而求其次,找个有空乘专业的学校上得了。于是,她报考了哈尔滨的某个学校。被录取以后,当她看到自己的排名那么靠后,竞争又十分激烈,就又打起了退堂鼓。

  看她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,爸爸站出来说,“干脆复读一年吧。”欣欣死活都不同意。她知道自己,复读一年也是“死路一条”。她就想赶紧工作,赶紧逃离这一切,去社会上闯闯。妈妈见她下定了决心,只好安慰说,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也不一定只有学习这一条路。”

  去年夏天过后,欣欣班里总共72个学生,有57个人选择了继续上学,包括她在内的剩余15个人,大家各奔东西,有的选择学习汽修,有的选择学习化妆或美容。

  9月初,大学陆续开学的日子,欣欣直接从老家黑龙江佳木斯出发,投奔在济南开美发店的舅舅。

  在店里,和欣欣不一样的是,比她小两岁的叶秋和比她大两岁的宇辰,没有经历过高考,他们都在13岁初二那年选择了辍学。

  叶秋是枣庄滕州人。本来学习成绩还不错,最喜欢的科目是数学。班里40多个学生,他的成绩能排前20。辍学的原因之一,是接触了游戏。

  2015年年底,一款叫做《王者荣耀》的手游横空出世,之后几年火遍全网。叶秋一头栽了进去,没日没夜地升级打怪,从“倔强青铜”一直打到最高段位“荣耀王者”。

  着了游戏的魔,成绩一落千丈,这也只是辍学的间接原因。而直接原因则是青春期撞上情窦初开,交了个大两岁的女朋友,谈了场轰轰烈烈的恋爱,这下更没心思学习了。老师语重心长地劝、家长费尽口舌地说,这个小孩儿固执得很,啥话也听不进去。最后姐姐撂下一句,“自己选择的路,你自己走。”

  宇辰是菏泽郓城人。小伙子帅气俊朗,他说自己天生对学习不感兴趣,不是学习的那块儿料。上学时,他就是那个上课趴在教室最后一排、总爱睡觉的学生。

  “听不懂,学不好,没意思,无意义,浪费钱……”一方面,宇辰将辍学的责任归于自己,另一方面,他又觉得是受身边“坏孩子”的影响。那个时候,大家伙儿拉帮结派打群架,小兄弟被欺负了,双方四五十人约架,打得不分胜负。

  提出退学,父母不同意,他就离家出走四处混,直到父母妥协才回家。退学以后父母又把他送到章丘技校,上了两个月,他看见同寝室的舍友一个个都有纹身,他也跟着学,在手臂内侧纹了颗钻石后,又退学了。

  17岁男孩叶秋,正给一个比他年纪还小的小妹妹洗头发。

  21岁的宇辰是菏泽郓城人,长相帅气俊朗。他8月初才从朝山街一家美发店离职,来到这儿还不到半个月。

  从最初的理发店到现在的美发店,从以前的剃头匠到现在的艺术总监、造型师,随着社会需求的变化,这个行业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关于名字,“80后”以前的理发师通常被称呼为“师傅”,“80后”这一代理发师往往用的是自己的线后”理发师用英文名比较多,而更年轻的“00后”则偏爱各种有寓意的艺名。

  叶秋和宇辰,都不是他们的真名。因为喜欢秋天,所以取名“叶秋”;因为向往宇宙星辰,所以才叫“宇辰”。尽管是同事,但彼此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,大家默默遵守着行规,除了工作上的交流,不去过多地打探别人的隐私和过往。

  在正式进入美发这个行业之前,叶秋曾经在工地上干过半年,干一天结150块钱。这半年的摔打与历练,让他更懂得了父亲打工挣钱的辛苦,也更能体会赚钱养家的不容易。直到累得直不起身时,他心里开始嘀咕,“我的选择是不是错了?”

  本来就苍白瘦弱的他,终究还是吃不了工地这份苦。父亲劝叶秋去学理发,好歹是门手艺。这次他乖乖听了话,去上海学了一年。去年疫情暴发以后,他在4月份回到济南,从助理开始做起,脚踏实地精进自己的技艺。

  宇辰在踏入这个行业之前也干过很多工作,在饭店端过盘子、在街道发过传单、在工厂里打过工,但没有一个喜欢的,没有一个能干长的。经过一次次的尝试和摸索,爱玩的他终于收了心,认准了美发。

  宇辰觉得,想要干好这一行,光努力还不行,还需要一定的悟性。他十分清醒,只靠颜值走不远,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,而且自己并不属于那类悟性很高的人,所以才需要比别人下更大的功夫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。

  在济南待了四五年,直到现在他总共换过三家店,他也见了太多没几天就放弃的年轻人。他很清楚想要坚守这个行业有多难,仅“朝十晚十、一周休一天”这一条,就不是每个年轻人都能忍受得了的。

  离开校园,步入社会以后,他们基本上都与原来的同学断了联系。

  宇辰还有一个读大专的好朋友。他俩偶尔会打电话联络下,约着一起吃个饭,但是饭桌上的话题永远是“曾经”。宇辰越发感觉到,昔日的玩伴,不同的人生路,分道扬镳、渐行渐远是迟早的事。

  每周唯一的休息日,欣欣会去济南各个景点转一转;叶秋喜欢去超市买菜,和女朋友一起炒菜做饭;宇辰喜欢去电影院,他最喜欢看的是漫威系列。

  日子不声不响地往前走,他们并没有安于现状。

  叶秋会坚持每天抽出一个小时读书,最近读的是托马斯·斯坦利的《财富自由》。他和宇辰一样,都希望一年之内可以在男士发型技艺上有所提升,能够得到更多顾客的认可。他们也有潜藏的野心,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美发店。欣欣则希望在店里多多积累经验,熟悉店面的运营和管理工作,开拓更多业务,争取独当一面,在济南立足。至于婚姻与家庭,对他们来说,那应该是30岁以后该想的事了。

  但是叶秋在超市买菜时算了算自己的工资,想了想刚涨价的房租,看了看购物车里的商品,然后告诉记者“我都一年没买新衣服了”,忽而又觉得未来和梦想离他那么遥远。

  “说实话,有过。”三个人的答案一样。但他们又都觉得,每个人有每个人要走的路,既然是自己的选择,就要坚定地走下去,用欣欣的话说,就是“青春无悔!”

  或许对大部分人来说,他们的人生选择更像是不负责任的“赛末点”,一味相信自己的运气,在黄灯变红灯的瞬间,猛踩油门,闯过了,就会赢。或许人们只看到了他们无知无畏的莽撞,却忽视了他们身上不甘落后的锋芒。

  毕竟,阴天的云层之上,也有阳光。但是,若要拨开青春的迷雾,还是要靠他们自己。

  夜幕降临,当中心商圈迎来晚高峰,白天稍显落寞的泉城路,瞬间沸腾起来。

  济南世茂一楼的广场上,年轻的歌者怀抱吉他,一曲接一曲地唱着,有低吟的民谣,也有撕心裂肺的情歌,驻足围观的路人围了一圈又一圈。斜对面的宽厚里巷口,游人如织。十几个玩滑板的少年,加速滑行,腾空翻起,旁若无人地呼啸而过。

  繁华之下的喧嚣与热闹,和世茂三楼美发店里正在忙碌的年轻人似乎毫无关系。

  美发店叫YueHair,位于整个商场的中心区域,紧靠扶手电梯右侧。店门口前台,19岁女孩欣欣忙碌着接待顾客。17岁男孩叶秋,正给一个比他年纪还小的小妹妹洗头发。21岁的宇辰,8月初才从朝山街一家美发店离职,来到这儿还不到半个月。

  再过半个月,对于大多数十七八岁的学生来说,即将迈入大学校门,开启崭新的校园生活。

  而他们三个,经历过高考落榜、中途辍学,兜兜转转最终闯入了美发这一行。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被网络调侃的“Tony老师”猝不及防地走红了,成了理发师的代名词。

  2020年,高考成绩出来后,欣欣考得很不理想。本科根本没戏,专科又不想读,一心想成为空姐的她,就想着要不然退而求其次,找个有空乘专业的学校上得了。于是,她报考了哈尔滨的某个学校。被录取以后,当她看到自己的排名那么靠后,竞争又十分激烈,就又打起了退堂鼓。

  看她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,爸爸站出来说,“干脆复读一年吧。”欣欣死活都不同意。她知道自己,复读一年也是“死路一条”。她就想赶紧工作,赶紧逃离这一切,去社会上闯闯。妈妈见她下定了决心,只好安慰说,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也不一定只有学习这一条路。”

  去年夏天过后,欣欣班里总共72个学生,有57个人选择了继续上学,包括她在内的剩余15个人,大家各奔东西,有的选择学习汽修,有的选择学习化妆或美容。

  9月初,大学陆续开学的日子,欣欣直接从老家黑龙江佳木斯出发,投奔在济南开美发店的舅舅。

  在店里,和欣欣不一样的是,比她小两岁的叶秋和比她大两岁的宇辰,没有经历过高考,他们都在13岁初二那年选择了辍学。

  叶秋是枣庄滕州人。本来学习成绩还不错,最喜欢的科目是数学。班里40多个学生,他的成绩能排前20。辍学的原因之一,是接触了游戏。

  2015年年底,一款叫做《王者荣耀》的手游横空出世,之后几年火遍全网。叶秋一头栽了进去,没日没夜地升级打怪,从“倔强青铜”一直打到最高段位“荣耀王者”。

  着了游戏的魔,成绩一落千丈,这也只是辍学的间接原因。而直接原因则是青春期撞上情窦初开,交了个大两岁的女朋友,谈了场轰轰烈烈的恋爱,这下更没心思学习了。老师语重心长地劝、家长费尽口舌地说,这个小孩儿固执得很,啥话也听不进去。最后姐姐撂下一句,“自己选择的路,你自己走。”

  宇辰是菏泽郓城人。小伙子帅气俊朗,他说自己天生对学习不感兴趣,不是学习的那块儿料。上学时,他就是那个上课趴在教室最后一排、总爱睡觉的学生。

  “听不懂,学不好,没意思,无意义,浪费钱……”一方面,宇辰将辍学的责任归于自己,另一方面,他又觉得是受身边“坏孩子”的影响。那个时候,大家伙儿拉帮结派打群架,小兄弟被欺负了,双方四五十人约架,打得不分胜负。

  提出退学,父母不同意,他就离家出走四处混,直到父母妥协才回家。退学以后父母又把他送到章丘技校,上了两个月,他看见同寝室的舍友一个个都有纹身,他也跟着学,在手臂内侧纹了颗钻石后,又退学了。

  17岁男孩叶秋,正给一个比他年纪还小的小妹妹洗头发。

  21岁的宇辰是菏泽郓城人,长相帅气俊朗。他8月初才从朝山街一家美发店离职,来到这儿还不到半个月。

  从最初的理发店到现在的美发店,从以前的剃头匠到现在的艺术总监、造型师,随着社会需求的变化,这个行业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关于名字,“80后”以前的理发师通常被称呼为“师傅”,“80后”这一代理发师往往用的是自己的线后”理发师用英文名比较多,而更年轻的“00后”则偏爱各种有寓意的艺名。

  叶秋和宇辰,都不是他们的真名。因为喜欢秋天,所以取名“叶秋”;因为向往宇宙星辰,所以才叫“宇辰”。尽管是同事,但彼此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,大家默默遵守着行规,除了工作上的交流,不去过多地打探别人的隐私和过往。

  在正式进入美发这个行业之前,叶秋曾经在工地上干过半年,干一天结150块钱。这半年的摔打与历练,让他更懂得了父亲打工挣钱的辛苦,也更能体会赚钱养家的不容易。直到累得直不起身时,他心里开始嘀咕,“我的选择是不是错了?”

  本来就苍白瘦弱的他,终究还是吃不了工地这份苦。父亲劝叶秋去学理发,好歹是门手艺。这次他乖乖听了话,去上海学了一年。去年疫情暴发以后,他在4月份回到济南,从助理开始做起,脚踏实地精进自己的技艺。

  宇辰在踏入这个行业之前也干过很多工作,在饭店端过盘子、在街道发过传单、在工厂里打过工,但没有一个喜欢的,没有一个能干长的。经过一次次的尝试和摸索,爱玩的他终于收了心,认准了美发。

  宇辰觉得,想要干好这一行,光努力还不行,还需要一定的悟性。他十分清醒,只靠颜值走不远,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,而且自己并不属于那类悟性很高的人,所以才需要比别人下更大的功夫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。

  在济南待了四五年,直到现在他总共换过三家店,他也见了太多没几天就放弃的年轻人。他很清楚想要坚守这个行业有多难,仅“朝十晚十、一周休一天”这一条,香港神童平特壹肖图。就不是每个年轻人都能忍受得了的。

  离开校园,步入社会以后,他们基本上都与原来的同学断了联系。

  宇辰还有一个读大专的好朋友。他俩偶尔会打电话联络下,约着一起吃个饭,但是饭桌上的话题永远是“曾经”。宇辰越发感觉到,昔日的玩伴,不同的人生路,分道扬镳、渐行渐远是迟早的事。

  每周唯一的休息日,欣欣会去济南各个景点转一转;叶秋喜欢去超市买菜,和女朋友一起炒菜做饭;宇辰喜欢去电影院,他最喜欢看的是漫威系列。

  日子不声不响地往前走,他们并没有安于现状。

  叶秋会坚持每天抽出一个小时读书,最近读的是托马斯·斯坦利的《财富自由》。他和宇辰一样,都希望一年之内可以在男士发型技艺上有所提升,能够得到更多顾客的认可。他们也有潜藏的野心,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美发店。欣欣则希望在店里多多积累经验,熟悉店面的运营和管理工作,开拓更多业务,争取独当一面,在济南立足。至于婚姻与家庭,对他们来说,那应该是30岁以后该想的事了。

  但是叶秋在超市买菜时算了算自己的工资,想了想刚涨价的房租,看了看购物车里的商品,然后告诉记者“我都一年没买新衣服了”,忽而又觉得未来和梦想离他那么遥远。

  “说实话,有过。”三个人的答案一样。但他们又都觉得,每个人有每个人要走的路,既然是自己的选择,就要坚定地走下去,用欣欣的话说,就是“青春无悔!”

  或许对大部分人来说,他们的人生选择更像是不负责任的“赛末点”,一味相信自己的运气,在黄灯变红灯的瞬间,猛踩油门,闯过了,就会赢。或许人们只看到了他们无知无畏的莽撞,却忽视了他们身上不甘落后的锋芒。

  毕竟,阴天的云层之上,也有阳光。但是,若要拨开青春的迷雾,还是要靠他们自己。

  • 最热文章